當前位置:晶燕小說 > 都市 > 池瑤張若塵 > 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閻羅危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池瑤張若塵 第三千八百四十四章 閻羅危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是學之古神下令的,我們不敢阻攔。”

兩位神將誠惶誠恐的,向閻皇圖如此說道。

閻皇圖身上的鎖鏈,已被池孔樂收走,恢複了自由身。

聽到“學之古神”的名字,他神情中,浮現出濃烈的恨意。

見他如此,站在神境世界中的張若塵,心中已有幾分猜測。

“走!”

閻皇圖重回血翼神艦,駕馭神艦,飛進閻羅天門。

池孔樂自然也登上神艦。

張若塵的神音,傳入閻皇圖耳中,問道:“是學之古神出事了吧?”

學之古神,乃是閻皇圖的爺爺,在張若塵最困難的時候,幫過張若塵多次,是一個相當值得尊重的長者。

正是如此,張若塵樂意與閻折仙一樣,叫他為太爺爺。

見閻皇圖一言不發,張若塵又道:“被古之強者殘魂奪舍了?”

閻皇圖情緒激憤,道:“本來被奪舍的人該是我,不該是他老人家,他是替我死的。

張若塵,這下你滿意了吧,你扯下了閻羅族最後一塊遮羞布……哈哈,什麼至高一族,連族人都可犧牲,笑話,徹頭徹尾的笑話……”

張若塵靜靜等著,等他情緒平複。

閻皇圖似自言自語,眼眶中飽含淚水和恨意,道:“你是不是覺得很可笑?

爺爺乃是閻羅族的教化之主,是最嫡係的血脈,說犧牲都犧牲,說捨棄就捨棄,這就是至高一族做得出來的事!”

張若塵平靜的道:“是誰奪舍了太爺爺?”

閻皇圖眼中浮現出異樣之色,冇想到以張若塵今時今日的修為,依舊稱呼學之古神為太爺爺。

“我不知道!但從一萬多年前開始,爺爺便性格驟變,對我們再也不像以前那麼溫和慈祥,冷漠無比,行為暴戾。

為了修煉,他大興殺戮,其中絕大多數還是閻羅族的本族子弟,抽魂魄,煉血丹。

我曾親眼看見,數百萬的閻羅族童男童女關在籠子裡,被他吃掉。

冇有看見的,不知還有多少。”

“你覺得,這還是爺爺嗎?”

張若塵歎道:“想來奪舍太爺爺的,應該是閻羅族曆史上的某位強者的殘魂,所以,吞吸閻羅族子弟的魂魄和血液,效果最佳。”

閻皇圖點了點頭,道:“冇錯,肯定是如此。

我曾找二哥商議過,二哥似乎知道得比我多一些,他告訴我,爺爺是為了我們二人才犧牲的。

我和二哥的修煉根基,比爺爺強,而且更加年輕,可塑性更高。”

張若塵道:“太爺爺若是自願被奪舍,那位古之強者殘魂奪舍成功的概率將大增,風險低得多。

而且,太爺爺修為遠勝你們,這也是一個優勢。

二叔,應該也很痛苦吧?”

“二哥內心比我強大得多,他選擇了隱忍和更加拚命的修煉,而我……萬念俱灰,隻想逃避。”

閻皇圖含淚苦笑,似在嘲笑自己的懦弱。

張若塵倒也能夠理解閻皇圖。

學之古神被奪舍,連閻皇圖都知道,人寰天尊和閻羅太上怎麼可能不知道?

但他們卻放任學之古神在閻羅族大興殺戮,為所欲為。

閻皇圖怎麼會不絕望?

爺爺因為自己而被奪舍,怎麼會不痛苦?

池孔樂道:“拋開情感因素,做為至高一族,必然處於風頭浪尖,如今宇宙局勢紛亂,人寰天尊和閻羅太上為了閻羅族利益考慮,接引一些族中先賢的殘魂歸來,以壯實力,倒也能夠理解。

做為上位者,在一族的利益麵前,犧牲個人生死,無可厚非。”

張若塵道:“我和人寰天尊有過交流,他對古之強者殘魂冇有好感,而且也不像是一個無情之人。

至於閻羅太上……太爺爺乃是他的親子,這若都能犧牲,倒的確是有些涼薄。”

據張若塵所知,閻羅太上的子嗣中,還活著的,屈指可數,並不像劫天那種追求子孫成千上萬。

閻皇圖陷入回憶,道:“太上絕不是一個涼薄之人,他對我們這些小輩一直都很好,會專門花費時間,煉製最適合我們的丹藥,每個人都有份。”

張若塵從池孔樂的神境世界中走出來。

閻皇圖嚇了一跳,道:“你怎麼出來了?

你知道,閻羅族現在有多危險嗎?”

“我藏在孔樂的神境世界,瞞得過其他人,肯定瞞不過閻羅太上。

不過,我並冇有感應到,有精神力鎖定在我身上。”

張若塵閉上雙目,以真理之心感應閻羅天外天,聽取一尊尊修士的對話。

感知,不斷向外蔓延。

如同有億萬個聲音,在他耳邊訴說。

“閉關了!”

張若塵睜開眼睛。

閻皇圖道:“誰告訴你的?”

“太上青雲殿的修士。

而且,我還知道,閻羅太上閉關,是為了衝擊更高境界的精神力,否則他扛不住下一次元會劫難。

算一算時間,閻羅太上的元會劫,已經不遠。”

張若塵道。

閻皇圖道:“肯定是因為太上閉關,所以他們纔敢在閻羅族興風作浪。”

張若塵不置可否,道:“你是認為問題出在人寰天尊身上?”

“不然呢?

他可冇有閉關,而且十萬年前,寰宇族長失蹤也與他脫不了乾係。

不然五清宗為何離開天外天?”

閻皇圖道。

“有我場域阻隔,人寰天尊聽不見你這話。”

張若塵道。

“反正我也不想活了,讓他聽見又如何……你這是要去哪裡?”

閻皇圖發現血翼神艦飛行的方向變了,是張若塵在操控。

“去天尊殿。”

張若塵道。

閻皇圖臉色一白,不複剛纔的血勇。

他覺得張若塵肯定是瘋了,闖閻羅天外天,已經是自投羅網。

去天尊殿,與送死有甚麼區彆?

張若塵對閻人寰有信心,畢竟是他將閻影兒和池孔樂送出閻羅天外天,遠離是非之地。

若他想對張若塵不利,拿捏住閻影兒和池孔樂,豈不是更好?

再說,張若塵要弄清楚閻羅族目前的情況,也必須要去見他。

……

閻羅族的族府,在閻人寰成為地獄界天尊後,便改名為了天尊殿,以示榮耀。

“五弟!”

閻昱的聲音響起,繼而一步步走了出來,道:“你不該回來的。”

閻皇圖道:“二哥,你怎麼在族府?

族府中的修士呢?

怎麼如此冷清?”

閻昱的目光,從閻皇圖移到池孔樂身上,深邃中,閃過一道異色,道:“你走後,發生了很多事,跟我來吧,我們兄弟已經很多年冇見了,也該好好敘敘舊。”

閻皇圖站在原地不動,道:“我要去拜見天尊。”

“天尊不見任何人。”

閻昱道。

閻皇圖道:“為什麼?”

“轟!”

整個族府的地麵都在搖晃。

震耳的對戰聲,從遠處傳來,如神雷相擊。

閻皇圖、閻昱、池孔樂,迅速趕過去。

隻見,天尊殿本殿附近的防禦神陣,已經全部被啟用,光幕一層層,空間規則極為活躍,顯然陣法內部形成了獨立的神陣空間。

隔著層層陣法光幕,可以看見,一座宏偉的宮闕外,正有兩人在對戰。

其中一人身穿銀袍金甲,手持神槊,體軀雄俊,正是彌天戰神。

彌天戰神修為已達到無量境,戰氣雄渾,每一步走出,都踩得地動山搖。

他已經被擊退了一次,嘴角掛著鮮血,但眼神堅毅,戰魂在身後凝結。

彌天戰神大喝道:“我要見天尊,誰敢攔我?”

天尊殿外的一隻石獸頂端,站著一尊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修士。

他身形高瘦,如一根竹竿,揹負雙手,帶著笑意道:“天尊不見你,請回吧!”

“你是誰?

你憑什麼知道天尊不見我?”

彌天戰神道。

“天尊若要見你,已經發話了!冇有開口,已說明瞭一切。”

高瘦黑袍修士道。

“哼!”

彌天戰神料定天尊肯定出了事,不然以他和天尊的關係,天尊怎麼可能不見他?

他的兒子,已經死在了學之古神手中,閻羅族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。

他已經來求見了四次。

這一次,他無論如何都要打進去。

“我倒要看看,你這一身黑袍下,到底隱藏著怎樣的麵容?”

“巫行戰訣,天地法一。”

彌天戰神激射出去,身上釋放出無數巫道閃電,四周空間隨之變得昏暗無光,手中神槊,重重一擊劈下去。

“差距太大了!”

張若塵搖頭。

閻昱立即盯向池孔樂的身旁,那裡空無一人,但張若塵的聲音卻就是從那裡傳出。

他心中完全瞭然,並不吃驚。

張若塵怎麼可能放池孔樂一個人回閻羅族?

他太瞭解張若塵。

“轟隆!”

彌天戰神倒飛而回,撞穿七層陣法光幕。

恐怖的衝擊力,甚至穿透剩下的陣法光幕,傳到閻昱、池孔樂、閻皇圖身上,將三人震退,皆氣血翻騰。

彌天戰神身上的銀袍金甲儘碎,胸口被打穿,出現一個臉盆大小的手掌印。

神血如泉水般噴湧。

他不僅肉身受創嚴重,神魂也被重創,一時之間,竟難以凝聚神氣和調動規則神紋,倒在地上,難以站起來。

對一代戰神而言,這無疑是最痛苦的事。

隻有站著的戰神,哪有趴下的?

死,也得站著。

高瘦黑袍修士持著從彌天戰神手中奪過去的神槊,尖銳一笑:“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,今天便送你上路。”

閻昱衝出去,擋在彌天戰神身前,長髮和衣袂被高瘦黑袍修士的神氣,衝擊得向後飛揚,皮膚刺痛。

“你也想死?”

高瘦黑袍修士眼神冷銳,嘴裡發出刺耳笑聲。

閻昱單膝下跪,行禮道:“上尊,彌天戰神殺不得,他在地獄界的影響力不小,一旦隕落,必會被諸天感應到,到時候大家都知道閻羅族發生了驚天變故。”

緊接著,他又補充一句:“天姥可是破半祖境了!”

閻皇圖難以置信,心痛如絞,自己二哥那麼驕傲的一個人,竟然向他人下跪。

讀書者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